<sub id="ph57r"></sub>

        <sub id="ph57r"></sub>
        <sub id="ph57r"></sub>

        香江紫荊影視傳媒


        《兩只老虎》:又一次毀于“想得太多”

        2019-12-07 17:30:42    責任編輯:    字體:

          胡祥

          近幾年的國產喜劇電影多有一個突出的毛病——電影春晚小品化。就是說,作品一定要追求笑中帶淚,一定要給人深刻感悟,仿佛不這么玩就不高級,就沒深度。后果是電影被生生割裂成兩個部分——前半部分逗你笑,后半部分扎你心,但結果卻是只有創作者自己在那兒自我感動。造成這個現狀的原因就是“想得太多”,違背喜劇初衷。很遺憾,《兩只老虎》也沒逃出這個套路。

          在談《兩只老虎》之前很有必要談一下導演李非的上一部作品——《命運速遞》。在這部致敬昆汀、蓋·里奇的黑色幽默電影里,李非這種“想得太多”的氣質就非常濃烈。一方面想通過小人物在改變命運的盲打誤撞中呈現出現實生活的荒誕感、喜劇感,另一方面又始終不忘輸入價值觀,希望讓觀眾能從中體味人生真諦,可實際上又沒有什么新意。所以盡管李非的非線性敘事玩得非常純熟,卻沒有真正想清楚作為一部喜劇電影到底要表達什么,最重要的東西是什么。

          《兩只老虎》的設定非常黑色幽默:笨賊余凱旋綁架了一個精明的富商張成功,結果反而被張成功忽悠幫助他完成三個任務。這個設定沒問題,有對比也有戲劇張力,能讓人接著往下看,但是第一個任務的講述就出了問題。張成功是“渣男”,傷害了一個女演員,他請余凱旋長途奔襲去問這個女演員如何看待他自己。電影用一種非常文藝的“戲中戲”方式復原了張成功和女演員之間的狗血情感,我實在看不出這段感情有任何特別和動人之處,但是導演卻非要通過女演員之口說出一大段“出走的娜拉”式的告白。電影在三分之一處風格就發生了巨大反轉,陷入一種矯情、刻奇的氣氛,讓人有些坐立不安。

          觀眾是奔著喜劇去的,是奔著看一個精明的人質如何戲弄一個蠢笨綁架者的反轉戲碼去的,電影卻突然莫名其妙地深入了一個女演員的內心世界,而且是奔著要勾人眼淚的目的去的,無非是要讓觀眾去了解張成功這個“渣男”也是有人情味的,也是有人愛的。可觀眾是要看戲呀,戲就是要充滿強烈的動機。笨賊要急于完成任務拿到自己的贖金,而不是悠然自得地和女演員在飯店吃飯玩真心話大冒險,看到這兒的時候我心中便暗叫不好,作品喜劇的連貫性一下子就被破壞掉了,導演又“想得太多”了——一種典型的充滿雞湯味的文藝氣息又冒了出來,陶醉在一種自我感動之中。

          這就是非常典型的國產喜劇的通病——無法始終如一完成自己的喜劇類型敘事,根本原因還是在于創作者對類型敘事掌握得不通透,缺乏過硬的細節做支撐。電影中第二個任務就可以看出明顯的反差:張成功帶著余凱旋去KTV找初中小惡霸念詩的片段就有很強的喜劇感,是因為導演通過喜劇的行動來完成了敘事,進而完成價值輸出:張成功親身示范,撫平余凱旋因為“霸凌”造成的心理陰影,增進兩個男人之間的情誼。看得出來,導演是想塑造《綠皮書》《觸不可及》那種身份差別巨大但是能相互成全相互感化的角色關系,這才是成功的塑造。電影接下來的第三個任務依然存在雞湯化的趨勢,看一個心情就沉重一下。

          實事求是地說,《兩只老虎》也有青年導演的優點——他們懂年輕觀眾的心理,知道現在喜劇點喜劇核在哪里,也確實能達到這種效果。但是通過《兩只老虎》看出的更多是問題——當下青年導演在處理黑色幽默題材或是純喜劇題材電影時,依然還未走出“想得太多”的窠臼,太注重傳遞“心靈雞湯”式的價值觀,把個人化的人生感悟一股腦加入到電影中,結果就是靠一個個斷裂的故事講述一個價值觀,實際上不僅不會增加作品的深度,反而會影響作品的連貫度。世界影壇優秀的喜劇杰作,始終是把喜劇性擺在第一位,我甚至認為,一部喜劇電影只要認真把喜劇貫穿到底,就成功了百分之七八十。喜劇電影不好拍,青年導演們,還是請你們踏踏實實講好喜劇故事,不要想得太多!

        來源:北京日報

        編輯:

        • 資訊
        • 民生
        • 公益
        • 娛樂
        • 環保
        • 房產
        黄色电影免费片网站大全